托孤,身心障碍患者家长的难题

云南信托家族信托部近期接到一单客户咨询:78岁的老人想为52岁的智力障碍儿子设立家族信托。老人说,自己和老伴身体状况每况愈下,每天都在担忧他们过世后,谁来保障孩子的日常生活。

这样的需求并非孤例。在我国,身心障碍患者数以千万计。托孤,是部分家长不得不面对的终极问题。

抱着不给亲人添麻烦的想法,很多大龄身心障碍者的家长开始尝试抱团解决孩子的“托付”问题。2017年,北京、上海等地部分孤独症患者家长在安徽省金寨县发起了“星星小镇”项目,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由家长投资,按照家长养老和成年孤独症托养的“双养”模式建设。“对于高收入家庭,他们还要在各地生活、工作,‘星星小镇’并不符合他们的现实需求,这只能算是一条后路。”中国精神残疾人及亲友协会主席温洪说。

对于经济困难的家庭而言,托孤问题更为棘手。2016年,有托孤焦虑的赵新玲和黄习在一番商量后,成立了贵阳市慧灵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为14岁至59岁的心智障碍人士提供社区居家托养、日间照料、艺术调理等服务。6年来,中心已亏损58万元,现在能撑一天算一天。

思考再三,几位家长与光大信托签署了托孤协议,通过设立特需信托,家长作为委托人可将财产委托给信托公司管理,另外可设定自己信任的个人或组织为监护人及监察人,信托中会将监护人的决策及受益人的需求对接第三方服务机构。有信托人士表示,这种做法,能大大降低将孩子和资产托付亲友可能发生的道德伦理和财产纠纷风险。

然而,运用信托这种形式来破局的做法,在国内才刚刚起步。对于很多家长而言,既等不起,也托付不起。

目前,各家信托公司对该项业务设立的门槛较高。此外,相关制度的完善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在特需信托的框架里,监护人、监察人,以及第三方服务发展都处于起步阶段。对此,光大信托慈善办公室负责人坦言:“从无到有需要一个过程。虽然目前存在角色缺失的情况,但也只能开始推进,等市场上的需求多了,就一定会出现更多监护以及监察机构。”

普通家庭的孩子还能托付给谁?上海闵行区的公共监护人制度,以及广州首例民政局作为孤儿监护人的案例,让很多有托孤焦虑的家长看到了些许希望。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目前真正在民政部门注册,提供监护服务的极少数社会组织,主要为老人提供服务,而非面向全龄群体。

因此,依靠人性的“遗嘱托孤”仍旧被寄予厚望。对于家长而言,他们更希望,能提前帮孩子做好安排和规划,这样即便真要离开了,也能安心。

(摘自《快乐老人报》)


posted @ posted @ 22-04-23 11:59  admin  阅读量:
澳洲幸运10平台,澳洲幸运10官网,澳洲幸运10网址,澳洲幸运10下载,澳洲幸运10app,澳洲幸运10开户,澳洲幸运10投注,澳洲幸运10购彩,澳洲幸运10注册,澳洲幸运10登录,澳洲幸运10邀请码,澳洲幸运10技巧,澳洲幸运10手机版,澳洲幸运10靠谱吗,澳洲幸运10走势图,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